匠心與夢想 ——攀枝花苴卻硯作品問鼎國家級金獎記
更新時間:2019-10-22  來源:攀枝花日報

    □本報實習記者 李杰

  9月12日至15日,第二十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博覽會暨2019“百花杯”中國工藝美術精品獎評比在湖北省武漢市國際會展中心舉行。攀枝花苴卻硯雕刻大師毛從榮與其子毛建東共同創作的一幅苴卻硯作品《陽暉漫天》,斬獲石雕類金獎。這是繼2008年后,攀枝花苴卻硯作品再次問鼎國家級金獎。

  “百花杯”由中國工藝美術協會主辦,是國內工藝美術行業較有影響力的評比獎項,被譽為行業“奧斯卡”。雖然從博覽會回來已經一個月,但一說到自己的獲獎作品,毛從榮的喜悅之情還是溢于言表。“我做了30多年的石雕,能得到中國工藝美術精品獎的最高獎項,感到很榮幸”。

  一塊珍藏十多年的苴卻原石

  這些年,每一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作品展覽會毛從榮都受邀參加,但每次拿去的參賽作品總是因為藝術性、文化性不夠,遺憾地與金獎擦肩而過。今年,不甘心的毛從榮從倉庫里拿出了一塊珍藏十多年、始終不肯輕易下刻刀的苴卻原石,潛心創作。

  怎樣才能在這塊原石上將藝術和雕刻工藝合二為一呢?深知自己作品短板的毛從容,把學習古籍、揣摩字畫作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以提高自己的文學藝術修養。

  毛從榮是仁和區大龍潭彝族鄉土生土長的苴卻硯雕刻藝人,從事苴卻硯雕刻工藝三十多年。他告訴記者,雖然自己雕刻手藝不錯,但是要創作好的作品不僅要有好的雕刻工藝,還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蘊,希望兒子毛建東能彌補這一點。因此,在毛建東高中畢業時,毛從榮特意為他報考了四川文化產業學院。現在兒子畢業回來,所學的知識對這次的雕刻創作有了很大的幫助。

  最終,父子兩人決定把“朝暉”作為這塊苴卻石的主題。可主題僅僅只是“框架”,整幅作品的精、氣、神還需要細節呈現。為了細節問題,毛從容父子可謂絞盡腦汁。“為了打磨這塊苴卻石,我們父子兩人無論吃飯、睡覺,都隨身帶著紙和筆,因為有些時候,靈感來了就是一瞬間,錯過了就會忘記。而這些往往不經意的靈感,卻能成為整個作品的點睛之筆。”毛從容介紹道。

  父子同心,其利斷金。經過父子倆長達八個月的日思月想、精雕細琢,這塊珍藏十多年的苴卻石逐漸綻放光華,接近參展時,雕刻工作終于完成。當絕美的苴卻硯雕刻作品呈現在毛從容的面前時,他第一次對“百花杯”大賽自信滿滿,在他眼里,這塊苴卻石至少能獲得銀獎。

  “不是國畫,勝似國畫”

  在毛從榮的“榮輝石藝”工作室里, (下轉2版)

  (上接1版)記者看到了這塊六十厘米長,五十厘米寬的苴卻硯臺,它是如何在眾多參評作品中脫穎而出,又究竟以怎樣的魅力征服了評委們挑剔的眼光呢?

  毛從榮說,這幅作品起名《陽暉漫天》,就是因為在雕刻打磨這塊苴卻石時,發現了不可多得的旭日東升、溫暖大地的深邃意境。而許多評委看到它時,也驚訝于它的意境和雕刻工藝,給出“不是國畫,勝似國畫”的評價,特別是點睛之筆“朝霞”,許多評委質疑是顏料染上,后經過反復驗證,才打消質疑,這無疑也給整幅作品加分不少。最后,《陽暉漫天》以文化性、藝術性、工藝性三項高分,斬獲“百花杯”石雕類金獎。

  對于毛從容來說,這塊苴卻石不僅僅是一塊獲得過國家級金獎的藝術作品,更可貴的是,這是和兒子第一次共同創作的“心血結晶”,它讓毛從容看到了苴卻硯雕刻工藝傳承的希望,意義非凡。而對于毛建東來說,和父親第一次創作的作品就能夠獲得專家們的認可,這不僅是一種鼓勵,更是堅定了他和父親一起守護苴卻硯硯雕工藝的初心。

  毛從榮和毛建東表示,今后他們還會繼續鉆研苴卻硯雕刻工藝,爭取為攀枝花的苴卻硯名片添上新的獎章。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 圖文推薦
點擊排行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遗漏号码